Return to site

Noriyuki MURAKI 村木纪之

“不成为自己满意的艺术家,我绝不会回到日本!”

这是四年前村木纪之离开法国贝桑松美术学院前往巴黎发展时对我说过的话。

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我们在网球场上对决,这个家伙的眼神中符合我们对日本男人典型的印象,小眼睛,单眼皮,坚毅的目光。

 

Noriyuki MURAKI 村木纪之

1982年生于日本三重县,津市。

2006年毕业于日本京都精華大学,主攻日本木版画专业;

2011年毕业于法国贝桑松高等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硕士。

主要展览于法国与比利时。

他喜欢一个人骑小轮车上山下山,几年的时光里几乎走遍了法国孔泰省所有的山川美景。除了骑行和摄影,他在工作时的时间显得更神秘,常常独自工作到学校关门。

用贝桑松美院院长徳维兹先生的话说,“谁说他(村木纪之)不像是个法国人呢,他的作品结合了东西方的精华,我更希望他是一位法国艺术家!”

结缘法国

当我考进这所法国公立高等美术学院时,他是院里唯一一位日本男生,当然我这一届同时进来了几位华人和一位日本女生,学院里似乎一下子多了东亚元素,我们也自然的多些交流。

那时的印象就是他不太跟其他日本人一起,倒是有几个法国痞痞的死党同学,他不吸烟,小喝一点酒,但却和这群吸大麻的混在一块,我觉得好奇。终于有一天,我去他工作室想要瞧瞧这人都在做些什么,没想到他热情地给我讲解他所有的创作,后来又进而聊到中日间的爱恨情仇。他说他厌恶战争,厌恶日本政府,不喜欢日本当代艺术的现状,所以一毕了业就来法国留学,显然法国左派社会价值观及哲学、艺术成就极大程度上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显得如鱼得水。

关于网球

直到2012年他即将毕业,贝桑松美妙的夏季让人简直无法停留在室内,我迫切的想要去户外运动,拿着网球拍就去工作室里找对手,没想到他站出来说:“我是专业的。”就这样,一整个夏季,我们频繁的在网球场上奔跑,打累了就什么都聊,很多八卦,关于跟艺术扯得上边的所有话题。现在每当我想要打网球,都会想起他,往后一直没有遇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对手。如今,他在巴黎的工作室创作,也脱离了贝桑松那样惬意的环境很久了,他应该也会很想念那段时光吧。

第一间巴黎画廊

那时他说要离开贝桑松了,准备搬到巴黎发展,他在巴黎偶遇一位新开了一间画廊的画廊主,巧妙的缘分,他喜欢他在毕业最后两年在贝桑松美院创作的作品,开业第一个展览就要跟他合作!那时我正在攻读硕士最后一年,我为他感到骄傲,居然刚毕业就能够有法国画廊给他作个展,这无疑不是一个领所有法国青年艺术家向往的履历,于是就这样,他在巴黎的艺术家生涯开始了。

Le Brun LEGLISE 画廊

又辗转两年多,他在巴黎和里昂之间做了很多次的个展和联展,展览过的城市包括了除巴黎和里昂外的亚眠、贝桑松、布鲁塞尔和洛桑,包括参加了法国当代艺术领域最高层级的里昂双年展,非常卓越的成就。在那之后,巴黎老牌画廊Le Brun Leglise与他签约,成为在欧洲长期代理其作品的画廊。后来我毕业后也搬去巴黎,参加过几次他展览的开幕酒会,这间画廊有着不错的藏家资源,老板是一位非常优雅的女士,他们合作的也算顺利。直到有一次我们相约喝酒,他对我说他从来不知道从这间画廊里买走他作品的藏家是谁,我很惊讶,原来巴黎的老牌画廊是这样的“老牌”。

回到亚洲

整个2015年我们都没有见面。

他专注创作,在他巴黎小小的工作室内进行着大量而精细的工作;我则选择回国发展,开始在台湾龙潭做起了老房改造计划,期许着这个未来的艺术空间。

终于在2016年初夏我完成了一五一十当代艺术空间的初步改造,正巧通过Facebook看到了他的最新展讯,我惊喜的发现了他的蜕变,从未想过他能够把原来我看过的创作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不论从视觉上还是观念上,蜕变!

彼时正值法国艺术家阿兰达先生在我们台湾一五一十当代艺术空间驻地创作,我们认真的探讨了关于村木的作品和故事,他认同我的想法,认同他作品的价值。于是,2016年10月,我回到巴黎,约好到他的新工作室叙旧,见到了他这几年的新作品。尤其是我从未真正见过的“Land”系列作品,他的构想是从最简单的日本地图的海马视觉特征开始,发展到对微观世界的近距离观察,有具体形象的漂浮大陆的概念。通过地图绘制的原理和方法,结合他擅长的日本木版画绘画技巧发展出一些列的形同海洋生物视觉形象的漂浮大陆,仔细看还可以发现每一块颜色在纸面上呈现的凹凸不同,它们不仅仅是简单的绘画而已,他在创作的过程中包含了精密的测量和下笔的轻重,色彩的搭配和体块的大小组合,即便是不懂得美学或艺术的人也可以一致的认同:作品太美了!

另一系列“无题”,全部由小尺寸纸面通过不同种类黑色颜料完成,乍一看就像是八大山人作品的一个个局部的放大。他说这是把微观世界的物质无限放大,跟他的装置作品与其他彩色纸面作品一样,有一个不变的创作方向,他会继续下去。不得不佩服日本人与生俱来的精致与严谨,他的作品需要细看,认真的看,静静地看。一杯啤酒的片刻,我们探讨了关于在中国的展览与台湾的驻地,我先收藏四幅“无题”系列作品带回国,期待有一日可以把更多的作品和他本人请到中国来!

杨习文 2016年10月17日于巴黎

后续:经过多番商讨,别处研究室策展团队成功邀请到村木纪之先生于2017年1月2日从巴黎来到台湾龙潭一五一十当代艺术空间 开展为期40天的驻地创作,并将于2月12号举办其第一次在亚洲的个展!届时欢迎台湾的朋友们莅临与村木先生交流并亲临他的个展开幕现场!也欢迎大中华区的媒体及画廊、空间等艺术机构与我们联系,促成有益的合作意向,将村木先生的作品带到更多的地区,与更多热爱艺术的朋友们分享!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