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鲁潇—法国贝桑松高等美术学院第一位中国驻地艺术家

经过【50plus&别处研究室】团队在大中华区的精挑细选,法国贝桑松高等美术学院第一位中国驻地艺术家格外受到关注。

鲁潇,硕士毕业于法国格勒诺布尔瓦朗斯高等设计美术学院,作品涉及当代素描、行为录像等。作品围绕作为存在的身体的脆弱性以及不完整性展开,通过材料与身体的关系去描述在生存状态下他给我们来带的疼痛和破碎。

教育背景

2012---2014 法国瓦朗斯-格勒诺布尔高等设计美术学院

L’École supérieure d’art et design Grenoble-Valence

法国国家艺术造型文凭 DNSEP 艺术硕士文凭          

2010---2012 法国瓦朗斯-格勒诺布尔高等设计美术学院

L’École supérieure d’art et design Grenoble-Valence 

法国国家艺术造型文凭 DNAP 艺术学士文凭

2005---2009 陕西科技大学 服装设计与工程(理工)专业 

工科学士文凭

对,她并非国内美院体系走出来的。理工科专业背景让她用更天真更单纯的心态看艺术,也帮助她用更大的维度理解艺术。当她初到法国时,尝试了很多可能性去理解艺术的概念,有时候也会跨界到物理课里的公式之类的去思考,这些经验对她后来的创作产生很大的影响。

“只有相互构建,才能创造新的可能。”她到今天也依然觉得专业之间有很多相通点,同时每个专业内部也有很多盲点。回国后她更加确认从自己身体的角度和方式去看待这个全新的社会,全新的世界,通过展览、驻地项目、讲座等活动接触着每个地理维度的人文气息,意识形态,她关注因为快速发展而被人们遗弃的事物。最重要的是,她从西方的高等艺术教育体系走出来,学到了最重要的方法论和创作方式,但也发现自己并不能过度迷信这些理论,带着诸多的问题不断的反思和创作。

经过鲁潇的允许,我们简单列出通过面试后,我们以微信对她的小采访片段,在为大家介绍她的作品之前更有助于相对直观的了解她。

“梅洛庞地说,世界的问题应该从身体的问题开始。从我们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开始,从我们的感知开始。身体,作为存在的最基本元素,他是顽强却无力的,他与时间抗衡,他与常态抗衡,他与被强加的种种标签抗衡,而在将未来溶解为过去的此刻下,在错综复杂的世界规则下,他是流淌着的碎片,他是层层薄薄的切片,他只能结束但未完成,他被存在也被遗忘。

声、光、水、影,那些无形又轻盈的材料覆盖在皮肤上,如同一把温柔的刀,默默的在身体上刻下生的伤痕。然而伤疤从来就不该遮掩, 隐痛也不应回避,他是我们生命重要的部分,正如同黑暗也是种存在状态一样。

这个世界让身体缀满帷幕,轻薄的、沉重的,一并将他们掀开,看看后面那个正在行走的真实。”——鲁潇

参展或驻留经历

2016年 “亚洲乡村计划”陕西 合阳县

2016年 “实验艺术 在地 场”讲座 西安欧亚学院

2016年 “实验艺术 在地 场”讲座 西安美术学院

2016年 “一场关于行为的剧场”现场表演 西安大华1935

2016年 “一场关于行为的剧场”现场表演 西安OCAT

2016年 “空间介入”工作坊 西安美术馆

2015年 “计划外计划” 西安当代美术馆

2015年 A01空间暗物质试验场艺术展 西安半坡艺术村A01空间

2015年 常青藤计划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展 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5年 zoom当代影像艺术邀请展 西安大都荟

2015年 西安青年艺术家计划驻馆项目 西安美术馆

2015年 Le Rideau 帷幕 个展  Studio3003 西安

2014年 中国女性民间影像节 西安studio3003 学术主持

2014年 21+4个秘密联展 西安OCAT

2014年 Vient de sortir联展 Bourse du Travail Valence 法国

2014年 甜蜜的 太甜蜜的 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实验展单元展览

2014年 时间的褶  影像联展 北京师范大学京师美术馆

作品自述

《洗手》行为作品 2014

时长 2小时

地点:法国

持续以正规的方法洗手,直到一块肥皂消失。通过这种重复行为加强日常物品肥皂与身体的关系,安静的肥皂在此过程中变的滔滔不绝直至自己消失,同时高频重复“洗”这一日常行为,最终为身体带来了伤害。无声的计时器残酷而无情的纪录并强调了这一漫长而疲倦的过程。

《行走》行为作品 2015

地点:西安美术馆、西安当代美术馆

通过一个身体行为使空间改变。其实这是早就酝酿的一个行为方案,这次拿来在美术馆进行了沿用,用空间里现有的展台围成一个封闭空间,然后让每个人仰面顶着一张a4纸行走,当纸张自然滑落,身体则瞬间凝固,保持姿势静止不动。这是一个人与人相互阻碍并且通过感知寻找存在空间的过程,直到最后成为空间中的静态雕塑。纸张后来成为了一种轻薄的压迫,身体从内到外在时间的积累和行动的限制下渐渐产生了疲惫与酸痛。身体在这个有限的空间中,在这张标准化的白纸下转化成为了一种完全被动的承载材料,从流通到寻找到阻隔到凝固。

在同一种游戏规则之下,我们依然无法预知结果,时间的长短,空间里密度的分布,甚至是过程中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碰撞都成了可设想的未知。

必然与偶然孕育在整个身体游戏之中。

《嘘...》行为作品 2015

地点:中国

通过微弱烛光逐步照亮身体(从指尖开始 依次手胳膊 躯干 脚尖 腿),在照亮的同时唇齿发出“嘘——”的声音,由于离烛光很近,唇间的气流会对烛光造成随时熄灭的可能。

由于烛光离身体很近,所以火会对身体造成的灼烧感。

行为的结束时间以烛光最终随机被气息吹灭的时刻为结束点。

若烛光未灭,这则是一次完整的照亮过程。

身体的出生、存在与消亡的过程仿佛是一次在黑暗中照亮自己的过程,我们小心翼翼的观察自己,体恤身心存在的分分秒秒,希望可以安静并私密的完成这一次旅程和对自我的审视,然而过程是滚烫炙热的,缓慢的刺痛贯穿在微弱的烛光里,我们存在,但我们也会随时重新回到黑暗里,看见的身体也像一块块隐藏在黑暗里的碎片一样。

《衰竭》录像 2014

通过用双手小心翼翼的对水彩画一张张的展示与整理,也展开了一段关于在浅浅的回忆里,正在逝去的身体的故事。

呼吸的声音同样也是对生命一次次的消耗。

又仿佛是一个沉睡者,在缓缓的陷入切片式的梦境。

她值得这样的一个机会,不是因为她有留法的背景,正相反,留法艺术家身份并非贝桑松美术学院看重的选项,交流与分享国外艺术家最真实最特别的艺术文化经验才是。

她在回国后的努力和坚持,并把她在法国学到的东西深入和精进,不断在当地语境下进行尝试,从新的社会环境中得到反馈,并渴望把反馈来的经验和感悟再次带回欧洲的试验场和大课堂,从这样的交流碰撞中得到成长。

她的坚持需要被认可!50plus团队通过首轮初选和面试后最终选择鲁潇,等同于在各方面综合因素下选择了目前我们认为最具把当代艺术带回法国的人选,最具有国际化的互动能力和影响力的人选,最具中国元素(人)而非所谓中国当代艺术的人选。

希望她在与法国高等美术学院当代艺术体系的交流中代表中国,展现这一代中国年轻艺术家的风采!

敬请持续关注【50plus与别处研究室】官方平台(微信號art50plus),我们将就鲁潇于2017年初开展的法国贝桑松高等美院驻地创作项目做持续的关注和报道,艺术家也将会分享感受与心得,创作生活点滴,希望我们可以共同以更有效的方式帮助到需要走出去的中国年轻艺术家。

了解更多驻地项目請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的微信平台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